当外来餐饮占据潮州市场之际他们逆流开了潮菜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潮州古城有一条“大街”,在千余年的历史上,这里是潮州府城的商业中心,承载着千余载的潮州传统文化。这条“大街”就是现在的牌坊街。

  当越来越多的外来餐饮品牌进入潮州古城,不少游子游客回到潮州抱怨正潮味越来越难寻觅之际,在古城大门广济门通往牌坊街的东门街上出现了一家潮菜馆——潮膳楼。

  后来牌坊街的重新修缮,琳琅满目的牌坊、平整而又复古的街道。也让每个潮州人都能够挺起胸膛对外地的朋友:“来潮州,我请你到牌坊街走一遭!”

  马来西亚的韩江家庙获联合国大,潮州本土却无一家能获此殊荣,也说明了一件事情,我们如果不重视自家文化的话,那下次牌坊街可能就只剩个名头了。成了一条空有牌坊却无内涵的美食街。

  随着的春风吹遍中华大地,我家大门常打开。各色外来文化纷纷进驻,但5000年的风和雨沉淀出来的醇香,不是什么快餐文化能消弭的。

  有时候整条牌坊街一眼望去,只是看到扎堆的外来品牌。奶茶店、火锅店和小吃店三分天下,专做潮州菜的茶楼凤毛麟角。这样的情况也不是单单发生在牌坊街。

  本来是想展示自身文化底蕴的古街,却被各色外来品牌混搭成所谓的“美食街”,少了很多我们本该有的样子。

  我们要的是一种无需刻意包装、没有荒腔走板的乡味,不用强调,只需起筷、夹菜、入口,恰到好处的火候,熟悉的味道。

  牌坊街重建不久,潮州古城旅游业刚刚起步,相比起来我们还是很年轻。有时间去学习去明白什么才是我们要的,可以吸取其他地方的教训。

  首先,得有一个展示我们自己特色的平台!我们自己的文化特色是什么?传统手工艺、潮州工夫茶等数不尽的优秀传统。

  但最能捕捉的仍然是美食,在这个世界唯爱与美食不可!而在牌坊街甚少能看见主做家乡菜的茶楼。

  而现在有人说要在外来品牌逐步占领牌坊街之前,以潮膳的名义,来一场舌尖上的擂台赛。

  用自家的文化,自家的美食来告诉所有人,牌坊街是这样子的。我们的牌坊街就是用来展示我们潮州文化的深厚底蕴。

  你想想,无米粿、翻糖砂芋、溪虾、蚝烙,当你趁着菜刚上来的热乎劲,就着备好的酱料,那美妙而不可言喻的口感在嘴里慢慢散发。

  在加上牛肉丸的劲道、鱼虾的鲜美,辅以时令蔬菜的清新,最后再来盘牛肉粿条的充实感。可辣可淡,能咸能甜的潮州菜,软糯与爽口,绵软与劲道,连胶己人都抵挡不了。

  且其中包含的不仅仅是潮州菜独特的口味,同时也有着潮州文化沉淀已久的潇洒与写意,从内而外地体现和谐、的东方哲学智慧。

  不拘束于固定的材料选择,海味、河鲜、时蔬、肉、粉都能够通过精细制作,最终变成桌上的菜肴。这是一种求同存异的中国思想,也是潮州人的处世之道。

  潮州的夜晚不是没有孤独的美食家,但吃饭来说对于咱们来说还是一种社交,一种交流感情的纽带。一桌丰盛的饭菜面前,没有人会矜持地穿着外套看着不动筷子。

  而是自然而然地放松自己,拿起筷子,聊着天唱着歌,欢声笑语中就把饭菜给吃完了。而吃饭这件事情,讲究的是地点、人物、菜肴的完美搭配,缺一分少一点都是一种缺憾。

  好的赏心悦目促欲,佐上可口的菜肴。吃完你会发现平日里高冷不可接近的也有逗比的一面,面相硬朗的大叔其实是个温暖笑容的中年人。而潮膳楼绝不会让你失望。

  一切都是那样舒心。在一个北方有暖气南方靠一身正气的季节,还是不要缩在被窝里伤春悲秋,叫上几个亲朋好友来这边享受一下,不失为一种乐趣。

  阿伯相信那岁月中流淌的记忆不会就此消失,一口对味的家乡菜、一家人和和美美地在饭桌上有说有笑的场景。依然是每个潮州人的追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