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0种失传的中华民俗你见过吗?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每年花开时节,我邀约朋友来家共赏。赏花只让识花人。我们有时在露天,有时搬到客厅,有时搬进阳光房,轻松音乐,焚香品茗,谈天说地;瓜果佐酒,漫论诗书。用一位作家朋友说的话,“醉里挑灯看花”,是有意思的事:等待羞涩的美人,在在千呼万喚中,一点一点地展现它的秀色。未时绛紫色的花苞象小家碧玉;时,它有着別的花所不及的气度,洁白的花瓣,一点点向外舒展,如美人伸着懒腰,虽然柔情似水,但它的样子,极其狂放,闭谢的姿势也刚烈异常,象倒挂金钟,不减姿态。彪、王寒夫妇,文字唱和,各领千秋。他们连续三年,每次坚守三五小时,观察细致入微,与我们共享昙花的美好时光。《江南草木记.昙花》,讲到了这件乐事。撮影家叶晓光,为昙花留影作画册;卢霞客与台岳学子,诗词唱和:小暑台风送清凉,静观渐开花,妙曼多姿色。人到闲处,你我他。

  赏昙花能让人变得清明与。如果地球与相比,地球只是“太平洋上的一粒沙”。昙花虽然弾指芳华,轰轰烈烈,但也是刹那美丽,瞬间!人呢,以百年记,也不过是三万六千五百多天,在历史长河中,能有雪爪鸿妮,实是不易。有一付对联说得有意思:若不撇住终有苦,各能捺住即成名。横批:撇捺人生。撇不出即苦,捺收得住是名,一撇一捺是人字。人生几何?我欣赏昙花。巜人类简史》中有一句著名的话:“新世纪的口号,快乐来自于内心”。

  旧时人们的生活多姿多彩,有千种模样、万般风情。物换星移,时过境迁,许多民俗活动不复存在或趋于。

  这100幅民俗图向我们展示了先人们丰富的生活样态,让我们真切感受到中华文明最生动活泼的一面。

  其人挑担游于街市之间,手执“唤头”,串走胡同,每到大街,将担放地,等来往之人刮脸、打辫子、剃头,方便之至。

  其人肩挑水桶、火壶,遇食者,开水冲面成糊,上撒红糖,其味甚甜,当作点心而已。

  其人由“胜芳”买来若干,在京腌咸,卖于人食之,其味甚美。(注:胜芳镇,在通往天津的上)。

  其人身挑筐、架,内盛芝麻秸、松木枝,在沿街吆呼卖于住户,年底祭神焚化也。

  每日间手持竹板,名曰“对君作”,长期,竹板一响,便知修脚的来。如遇修脚之人,二人对坐,将脚搁在膝盖上,用小小刀割取脚上鸡眼,让其行平稳。庙场必有。

  天下之景,无胜于西湖,所以取此为名。然造此物者种种不一,有大有小,有用锣鼓唱歌者,有指画中景致而说者。遇庙集者,即多分挣也。

  其人在各处买来各色零绸,至集庙之中,就地铺包袱上摆各色材料,每块可做何使用,其价若干,随口便讲,令人好买。

  京中医士有太医、御医之号,乃是在太医院应差者,如有人请看,马钱二吊四百文、四吊八百文不等。到门首看病者,给钱数百,作为“门脉”。

  每逢夏季,此瓜盛行之际,街市设有桌案,用刀将瓜切开,红瓤黑子名曰“枪次瓜”,白瓤白子名曰“三白瓜”,其味甚甜,去暑止渴,零买食之,方便之极也。

  七月十五日,以蒿子一棵,上以纸条,内裹包许多香头以火点之似星星。又用荷叶一个,中心插蜡,名曰荷叶灯。俱系耍(小)儿玩物。

  其人又名勤行、跑堂之说也。每逢居、楼、园、馆、酒市等有人遇内饮酒吃饭,此人烫酒端菜,百般殷勤,所为多来照顾,名曰过卖也。

  中国冬夏俱有蜗蝈。冬有三种:黑紫色者名为山蜗蝈,乃山中向阳处生者;青色是嫩的;绿色者难得,乃系用蜗蝈子在暖处养成,人力为之,其价甚昂也。

  其人陕省来京采差,手持三根,下支一小鼓,其棒起落于鼓,连打带唱,讨钱作为盘费,非作艺江湖也。

  其人多系山东人,在京开设报房,所有外省摺奏及谕旨,皆由内阁而发,其报房刷印送至各客宅,铺户之家,每日一换,按月给钱,名曰送报的。

  此物用小铜钱一个,缚毛一根(或一撮),以脚蹄之,遂上遂下,有蹄千余回而不落地者,亦天寒时消遣之一法也。

  有诸鸟名:灰色是“梧桐”,是“蜡嘴”,又名“蜡嘴粉红”,能教打蛋,用骨做成,如往上掷二三丈高,其鸟用嘴接住,有连打三个者,甚妙也。

  每日将头剃完,筋骨疼痛者,剃头的坐于高橙之上,其人躺在剃头的腿上令其捶拿,其快活劲儿无比。

  用木头二根,上有木托,将此木绑在两条腿上,将男子扮成女子模样,或二三人扮成一出戏的样子,来往开舞,此名高跷会。

  按:此图旁释文与图意不相吻合,疑抄释文者有,因释文的原图已缺,故无法释抄。

  其技艺以打金斗为是,设高桌一张,用簸箕内盛米,盛香,盛茶盅数枚,按此端之,站于桌上打金斗自翻下,内所盛之物一粒不能洒地,其技可嘉。

  烛中之芯,另有人承做。蘸烛者用锅将油熬化浇在芯上成烛,浇成有八枝一斤、十技一斤不等,红白二色,红者紫草染之。

  人此叉亦有无数花样,望空抛去一二丈高,上下翻飞,能在身上各处飞转。练此艺者,可在天桥等处撂档子,无非是索钱糊口也。

  其人用小炉、风箱、铜锡焊药,如坏物件,令其,则能复旧如新之技也。

  其人病故停在床上,遣人即请先生来批“殃榜”,上写故者某年月生,某年月故,何日入殓。若不明、服毒等情,不批,即去报官。

  其人来京,都有广东宅门为仆,夏令穿凉绸衣服,裤角甚肥,有尺余,不缠脚,穿尖鞋,衣服齐整无比也。

  多有女子所演,用桌一张,其躺于,两足将梯子蹬立,幼童从梯子档中翻转上去,戏耍各式玩艺,甚是奇功。其女子又能蹬抡大缸等物,名曰千金斗也。

  京都羊肉铺中,清晨将羊捆上,必请老师傅宰之。其师自携尖刀,宰毕急走,另赶别处宰之,名曰下刀儿师傅也。

  每到春季,无事之人用竹披子做成蝴蝶或各样飞禽不等,上系线一条,望空放去,人抑面视之,以吸空气,所谓卫生也。

  按:此图旁释文与图意不相吻合,疑抄释文者有,因释文的原图已缺,故无法释抄。

  冬令多有四乡人来京做此生业,沿街吆呼:“鞋垫”!“毡垫”!“耳朵帽”!可混一冬衣食也。

  其人在京城内外采访怪异之事,编成词语,刷印数张,在沿街吆呼于住户观看也。

  其人挑担沿街吆呼:“箍桶来!”有铺家,住户水屋木盆木桶散漏,必叫此人,用竹蔑子箍好,价值若干也。

  此棋黑、红各十六子,分车、马、相(或作“象”)、士(或作“仕”)、炮各一对,一帅一将,共三十二子,乃是闲解闷对车玩艺而已。

  每逢春秋冬令之时,多系四乡之人来京,用驴一头在城根于来往人骑之便宜,若骑十余,无非京钱数百文,名曰赶脚。

  每年清明、七月十五、十月初一,各住房供包袱,内装烧纸、银锭,上写上三代名字,晚辈祭之也。

  其人乃是贫苦之人,无本钱做买卖,身背一框,手持竹杆,上捆铁针,沿街捡拾烂纸买钱也。

  每人用铜钱一个在墙上撞之落地,一个远者打近者,打着赢钱,打不着为输,取其欢乐也。

  其人由豆腐房贩来熟浆,盛于其挑罐内,自用石膏点成豆腐,其嫩无比,用麻酱、油、醋拌而食之。

  其人用白糖做物、,每售卖时,用竹签三十二根,上刻骨牌点,装入竹筒令抽之,如成副为赢,不成副为输,糖物拴挂牌点名色,对点即羸也。

  其人乃戏班优扮成女子,手拿竹板、彩扇,用竹杆一枝,挖小孔,按铜钱数个,名为霸王鞭,在手中飞舞,或竹板上,口唱歌词,名曰“打连湘”。

  手插铜钹一扇,身背木牌一块,上画神像,旁拴练锁并小磁娃娃等,沿街敲钹募化。有施主舍香钱,无子息妇女用线拴其娃娃,可得子嗣也。

  其兽人形,遍体生毛,其性甚灵,自能戴鬼脸,穿衣服,爬竿,翻跟斗,跑羊等戏。其人拉至沿街,鸣锣为号,以此为生也。

  其人手艺与石匠不同行,如杂粮店磨有迟钝,找此人修理,以为“玲珑”,轧面即细。

  皆因应酬繁杂,身穿补服,项挂朝珠,相似出门之状,彼此往来拜贺起见,手拿烟袋,暇时歇息也。

  此箔用芦苇以绳系之成箔,若起造房屋以箔铺之檩上,上再复泥,以此为席箔也。

  每年立夏之后起,其人膊“贯”扇柜,上建一竿,扎系线绳,拴串铁铃,沿街走,步步行之,其铃摇响,令人知其插扇面的来。

  其户挑前一木盆,上列碗、筷子、醋瓶、作料、小盆等项,后有一木桶,内盛凉粉,此粉系元粉淘成方块,用铜片旋成细条,以油、醋浇之而食之。

  其人多为戏班中人,扮一道姑,殿中焚香已毕,演习手耍铜钹,能在手指飞转,并能双手耍四个也。

  其人用糖做成糖瓜、糖饼,设立摊子上,卖于军民人等祀灶神之用。每岁腊月二十三日灶君之日,均买此糖,焚香供祀,取其甜言蜜语,可为一家之主也。

  乃是用骡马之皮鞔在铁圈上打之,有“一登一”、“夹篱笆”名色。打鼓之人乃系游手好闲之人,冬月击之。女子有击此鼓者,多系潮人也。

  多系四乡之人做大小幼童之鞋数双,在花市或土地庙设一地摊而卖,买者取其方便价廉而已。

  其人由外贩骡马来京师,卖于骡店里。该店主再会主投客卖。买者先看口齿,后看快慢。有俗言几句:“远看一张皮,近瞧四张蹄;来买先‘晃眼’,回头再‘瞧屈’”也。

  二人以石球二个为赌,用些碎砖瓦块铺地,用一球先摆一处,二球离七、八尺远,每人踢二次,踢中为羸,不中便输。

  此人自幼失目残废,习学专算八字,并演习曲词弹唱,游于街市,以图得利而已。

  其人名傻王,每日在街市之间卖艺为生,以石磨、石块、石锁玩耍。其人力大无穷,并能自己将诸石负在背上。此人年过六旬,力壮可嘉也。

  其人用江米面合成五色,做物,用瓜做“刘海戏金蟾”,用鸡子皮做“胖妇人”,用核桃皮两块做玩物,并做花卉翎毛。

  用木做成船样式,上有布罩,下用布围子。此乃是扮成白蛇、青蛇之样,站立船中,前头做成假女子腿,盘膝而坐。用支船的一个,此船跟随支船的来往旋转。每逢庙集有此会,名早船也。

  其人用泥炉一个,内烧劈柴,挂在梁间,以白面做成烧饼,上粘芝麻,放在炉内之下铁盘内,少该竟熟,名曰吊炉烧饼。

  病人服药无效,请“瞧香”人视之。此项皆系妇女,至家进屋,假托神鬼言语,以促人听,炉中看之,或用药,或许愿,则愈,效否两可耳。

  其估衣俱系穿旧,自当铺或小市各处买得,四季单,夹、皮、棉、纱各色衣服,在街市设摊售卖,名曰估衣。

  其人将豌豆煮烂碾碎,用模子刻成各样玩意,使竹签三根,一根拴线拿在手中,令小孩使钱套一竹签,若套为嬴,无线为输,名曰套豌豆糕。

  此物必须连阴天用雨水着紫碱、松香调和,盛在碗内,用竹披作圈,点水往空掠去成泡,借日光照之,化五彩颜色,名曰雨水泡。

  又名奶妈子,皆人家产生婴儿缺乳者,需雇乡间之人哺其婴孩。此项妇人愿为挣人银钱,大半多系京东人,按月给工价之外,必增讨簪、镯、衣服等物。

  京都人有幼儿者置一木车,摆悬于梁上,将幼儿放在车内,如同抱在怀中一样,幼儿啼哭,一推,如同怀抱一样,大人好做活计。

  此等人颇有臂力,两个圆石中间有孔,用一木穿上,以做玩耍。耍此双石,前后左右有七十二花样,每逢庙集必耍,出风玩票。

  其人挑木柜二个,一头上扎一架,糖熬化成汁,用模子二块合在一处,用力吹之,能成人物,幼童纷纷争买也。

  此物用香面合成小嘎嘎头,一头有小孔,点着后头,烟从一头有孔处出,用火燃之,如同仙鹤样式,其名曰仙鹤灯。

  其人肩搭口袋,内装铁锉、钳子等具,手用竹竿上拴灯具、茶壶等器,至住户门首吆呼:“锡拉家伙!”贴换也可以。

  其人用小米、黄豆加水磨成汁,放于盆内,用勺盛至铛上,用小竹耙拨的即薄,烙法即快,名曰煎饼。

  一人站立木板前,一人用镖刀剟去,将挨肉皮,不能伤人。所演手眼之准法,二人对换,均能一律远近,一样数步以外剟镖,名曰剟镖刀也。

  其人用碗一个,在棍头上耍转。又用木架浮摆,能在棍头上将碗放在架上飞转,不能掉,也可衔在口内耍之。又有小刀枪、叉子鱼等物,亦可浮摆耍之,名曰什锦杂耍。

  此系能写大字之人,年底无事,用桌一张,备下纸笔墨砚,沿街摆摊,书写对联卖之。

  头上所戴是妇人扦花针,手中花蓝是鲜花穿的。中国鲜花四时不断,唯冬天所卖系暖洞薰货,较之春夏,价增数倍。

  其人将生白薯挑之家中用净水洗过,放入锅内蒸熟,街巷零卖,其味甜,不堪解饥,不宜多食。

  此人用大小酒坛耍之,有“脑尖盘”、“肘腰串”之名色。并有小石锁馊空,安铃铛在内,名为花砖,一样耍法也。

  其人用小碗反正攒在一处,高约五寸,顶在头上,能跪、舞、上桌子、扳板凳,玩耍各样技巧。

  其人用碎玻璃熔化,吹成喇叭。又有呸呸噔,以每逢冬春庙场,游人必买吹之,响声呜嘟嘟,连音吹之可听,俱买也。

  其人用绳一根,两头拴铁丝络,内盛炭点着,名曰火流星。用碗盛水,名曰水流星。用手耍之,或衔在口内,或仰卧在地耍,有“二龙戏珠”、“漂洋过海”、“背剑”、“骗马”等名色,在街市以此为戏耍钱。

  用桌一张,上放板凳二条,又用板凳一条仰合,将头放在板凳腿上,两脚亦放在板凳腿上,翻身“挠”过,名为翻七寸子,此绝技也。

  其人四乡之人,俗名掏茅厕的,身背木桶一个,手拿木把铁勺一把,夜晚持灯,其灯三面糊纸,一面玻璃一块,名为诸葛灯,所为暗处照明看得清也。

  其人于街市用三根捆成一架子,上拴皮条二根,其人手拿皮条,所练之艺,招数新鲜,出类超群,无所可比也。

  凡三伏时,官所门首搭一席棚,木桶盛凉水,上置冰一块,棚上挂黄布四块,写“黄恩浩荡”,民间施舍,写“普结良缘”,以为往来人止渴。

  其人将玻璃熔化,飞薄片,用纸镶好,上画人物等项,用秫秸夹之,身背纸箱,沿街售卖也。

  其人系江湖之土郎中,微通医数,明点药数,口有倭才,即往各省游艺,一手持串铃摇动,一手招牌上写药名不等;看病时,目视其色,言能变化,尚带卖药,无非求衣食也。

  其人用一木架,上有各样玩物,小鼠数个顺绳梏爬上,有小鼠能钻塔、进瓜、汲水、钓鱼,令人喝彩助资,言“鼠小难教”,卖艺用铜锣为号。

  其人用柜笼内装安南、海南槟榔,沿街售卖,每枝用剪夹碎数个,买去零星食之。

  京都城根护城河,冬天冰冻时,其人用木做成床,下安铁条二根,在河内放,有来往人坐之,其人用绳拉之,行走一门三里之遥,每人给钱三百文。

  其人用板凳上捆石头一块,绑住小罐一个,每逢到街市之上,以喇叭吹之为号,有新刀剪必需戗、“闯”、磨、开口也。

  温馨提示:《名利场》推广的内容如有侵权请您告知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处理或撤销;互联网是一个资源共享的生态圈,我们崇尚分享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