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向东航借机长开航如今春秋航空飞行员已满千

[field:click/]次浏览 已收录

  一次偶然机会,吴俊逸看到了春秋航空招募飞行员的信息,并顺利通过考试后进入南航大进行基础理论学习,随后被公司派往美国实训飞行技术。

  获取商用飞行员执照后,吴俊逸来到春秋航空飞行培训中心接受初始改装训练,并以优异的成绩通过了所有课程。

  入列仪式上,春秋航空董事长王煜、副总裁为他颁发了聘用证书,以及象征着专业、知识、飞行技术的副驾驶的杠肩章。

  从今以后,小吴和他小伙伴们将继续为了第4条杠而奋斗,逐步从萌新副驾驶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机长。在春航,这个过程大约需要5-6年。

  目前,春秋航空自主培养的飞行员已达657人,其中约20%已成为机长,而且每年还有约150名新飞进入初始改装训练。其余343名飞行员,主要由外籍飞行员、国内民飞行员以及从其他航司转会过来的民航飞行员组成。

  在飞行员储备方面,如今的春秋堪称「手中有粮、心里不慌」了。谁能想到,早在十三年前尚在初创时期的春秋航空,曾经一度拮据到没有飞行员呢?

  2004年5月26日,春秋航空获批、总部设立在上海。当时为初创航空公司顺利运行,民航主管部门协调下,春秋在筹备阶段得到了东航、南航的支持。

  现任春秋航空副总裁、原东航飞行技术管理处负责人沈巍,正是由此契机借调至春秋航空,与这家位列全国第一的民营航司结缘。

  2005年7月18日,春秋首航机长正是沈巍,他驾驶着满载180名旅客的B-6250从上海虹桥机场抵达烟台机场。

  2015年7月18日开航十周年之际,依然是他担当机长带领组员们重温上海-烟台线年底,沈巍功成身退返回东航

  因为飞行员流动的繁琐程序,沈巍在家等待了14个月。而且,沈巍是当时民航飞行员流动的「标王」:

  具体数字不能透露,总之给东航赔了一大笔钱。毕竟我处在管理层的级别上,东航认为不能把我‘贱卖’了。

  左至右:春秋航空飞行培训公司总经理施永红、航科院民航运行技术研究所所长霸振国、春秋航空副总裁沈巍